中國西藏網 > 涉藏動態

斯人已隨馬班去,只餘郵路空悠悠——追憶王順友

發佈時間:2021-06-02 14:18:00來源: 新華網

  “馬班郵路無盡頭,腳印蹄聲譜春秋,誰知三九夜難熬,烈酒山歌解憂愁……”5月末的四川省木裏藏族自治縣,漫山遍野的索瑪花開得如夢似幻,但莽莽羣山之間再也聽不見這首王順友唱出的山歌。

  5月30日,中國郵政“馬班郵路”的忠誠信使王順友因病逝世,享年56歲。他的突然離去讓人深深惋惜。


2005年9月27日,王順友行走在“馬班郵路”上(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四川省分公司供圖)。

  時任新華社四川分社記者陳凱是最早赴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木裏縣採訪王順友的記者之一。“那次的採訪帶給我很大沖擊。我看到一位對職業充滿熱情、飽含使命感的人,雖然普普通通,卻純粹而崇高。”

  21世紀以前,木裏縣大部分的鄉鎮都不通公路和電話。以馬馱人送為手段的郵路是當地鄉政府和百姓與外界保持聯繫的唯一途徑。全縣除縣城外,15條郵路全部是“馬班郵路”,絕大部分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上。王順友負責的是從木裏縣城至白碉鄉、三桷椏鄉、倮波鄉、卡拉鄉的郵路,一個月裏,他有28天奔走在郵路上,往返584公里。一個人,一匹馬,一條路,一壺酒,路似乎永遠沒有盡頭。

  “鄉親們需要我,我也離不開他們。”王順友總這麼説,行走在“馬班郵路”上的歲月裏,每到達一個鄉鎮,能見到百十號人,他總是不由自主地笑。他喜歡熱鬧,然而在人羣中,他又是看上去最孤單的那一個。他常常走在路上自言自語,久而久之,那些話變成了山歌。

  2018年9月6日,王順友寫下“為人民服務不算苦,再苦再累都幸福”(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四川省分公司供圖)。

  2005年,新華社高級記者張嚴平在索瑪花盛開的季節來到木裏縣,作為當時唯一的女記者,跟隨王順友踏上郵路。之後,她與同事田剛寫下名篇《索瑪花兒為什麼這樣紅》。這篇通訊獲得第十六屆中國新聞獎一等獎,王順友的故事也因此家喻户曉。

  這些年來,王順友先後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勞動模範”“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全國敬業奉獻模範”“全國郵政系統勞動模範”等榮譽。2009年,被評選為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之一;2012年,當選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2019年,榮獲“最美奮鬥者”稱號。

  擁有無數榮譽後,他依然淳樸得像一塊石頭。2016年,記者赴木裏縣回訪王順友時,他頭頂上的頭髮日漸稀疏,身上綠色的郵政制服因為常年的日曬雨淋已有些褪色。他那次告訴記者,在山野間行走得久了,早已看慣了四季更替,榮譽再多,生活總要歸於平靜。只有走在送郵的路上,他才感到安心。

  16年斗轉星移,如今木裏縣110個行政村已經全部通了硬化路,“馬班郵路”早已退出歷史舞台,郵政服務因交通改善變得更加便捷。

  “馬班”雖已遠,郵路一直在。記者在2016年的回訪中發現,當時的王順友已騎上了摩托車送郵件。“只要自己在崗位上一天,就要一直把信送下去,把路走下去。”他當時告訴記者。

  “馬班郵路”雖成歷史,但王順友所踐行的郵政普遍服務精神一直在。川西高原上,已堅守“雪線郵路”31年的“時代楷模”甘孜縣郵政公司郵車駕駛員其美多吉告訴記者:“順友大哥一直是郵政人的標杆,是我學習的榜樣。我們雖然身處不同崗位,但做的是同樣的事——把黨和國家的聲音傳遞到每一個角落,用堅守架起一座橋樑,把黨中央和偏遠山區的百姓緊緊連在一起!”

  木裏縣郵政分公司綜合辦公室出納蔡順華説,最近幾年,王順友見到他最常提到的事就是讓蔡順華積極向黨組織靠攏。“他一直對我説,入黨是他這輩子最光榮的事。”

  5月30日夜裏,王順友位於木裏縣喬瓦鎮鋤頭灣村的家中已擺滿了花圈,很多鄉親連夜自發地來到這裏,對着他的遺像鞠躬致哀。

  6月1日,王順友的遺體將在故鄉的山上安葬。過去32年裏,他幾乎都在奔波,一身是病,如今終於能靜靜地休息。從此,再沒有突如其來的泥石流,沒有搖搖欲墜的溜索,沒有湍急的雅礱江……長長的郵路上也再聽不見他的歌聲,但他與“馬班郵路”的傳奇將一直被人們吟唱。

(責編: 於超)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